本站產品

催眠資訊
最新公告
訓練師介紹
催眠新聞
催眠Q&A
書籍介紹
網站連結
催眠歷史介紹
世界催眠師介紹
相關文章
影音下載
聯絡我們     
世界催眠師介紹
回上一頁

大衛•艾爾曼(Dave Elman 1900~1967)
(Martin M. Segal編撰,陳泓仁譯)
大約在25年前,我擔任AAEH(Association to Advance Ethical Hypnosis)在紐澤西第一分會的會長,我突然有個主意可以辦一個非常吸引人的課程。我寫信給偉大的Dave Elman先生,並且邀請他來演講。你可以想像的,我的同事們給我的建議是,大部份的人都認為我是傻子,傻到認為他會來演講,他們說:『你是在浪費你的時間….他只對專業人士演說而已….他不曾對其他非專業組織做過演說的….』。
但我並沒被嚇退,我寫信給他,並且在幾天之後我接到了Elman先生打來的電話,他說他接受了我的邀請來演講。當然,那場演講果真吸引了大量的聽眾,不只是我們分會名單上的會員來參與,連在賓夕法尼亞及其他地方的人也都來參加。當我和Elman先生的更熟識之後,我問Dave有關他為何接受一個『非專業組織』的邀請這件事,他就會直帥的告訴我:『那是有關你寫的那封信….!』,我很珍惜我們相聚的那段友誼,有時候是在他家,有時候是在我們的協會裡。我們之間有著熱列的討論,偶爾也會意見不相同,但那並不會影響我們的友誼。我記得在他過世前的幾天,那讓我感到難過,我們一直陪著他(甚至講笑話讓他笑)直到晚上的時候他去世,我們也參加了他的葬禮,我和我太太Dorothy是在是在場唯一不是親屬的人。大部份催眠界的人只知道Dave Elman一生中的特殊的一面是在催眠上頭,但我在這裡要分享他的另一面,是迷人又有趣的一面。
Dave Elman是在1900年5月6日出生在North Dakota的Park River,與1967年12月5日逝世。他對催眠的興趣是在他年紀很小時,受到他父親的影響,他父親是一位善於社交的催眠師。當Dave八歲那年,Dave開始瞭解到催眠用來去除疼痛的強大效用。這是因為他的父親死於癌症,而他父親的一位摯友使用催眠很快速的減緩了他父親的身體疼痛,這位朋友是一位很有名氣的催眠師。年輕的Dave永遠也無法忘記傳統醫藥無法做到的止痛效果卻在他父親身上使用催眠就可產生。
在他十幾歲的時候,Dave開始在學校放假的時候從事催眠秀的表演,通常是很搞笑的。有一年,他做了一次催眠之後,他很快的就放棄使用催眠了,因為那時他發現他女朋友的父母親禁止他們的女兒再和他約會,因為他們會害怕Dave使用催眠術的『力量』來蠱惑他們。
Dave他也是一位有造詣的音樂家,尤其是在薩克斯風及小提琴,他很想從事此方面的音樂事業。他自己寫了一些歌曲。一有年的時間他試著到紐約的夜總會表演。而他不是很喜歡這樣的工作,所以他放棄了夜總會的工作,後來到一家音樂製作公司工作。在那段時間,Dave與有名的W.C.Handy一起工作了好幾年,一起寫了好幾首歌曲。事實上,在Dave結束這份工作之後,Handy把幾首他們所創作歌曲的版權稅送給了他,W.C.及Handy的其他家人也都和Dave成了很好的朋友。就在與Handy一起工作那段時間,Dave遇上了後來成為他太太的女人,也就是後來的Pauline Elman。
在1923~1928年期間,Dave急於進入廣播界,他在白天有一份工作,而利用晚上、假日及週末空暇時間參加各種廣播節目。在1928年,他在廣播電臺(WHN)裡得到了第一份支薪的工作。很快的,他被哥倫比亞廣播系統給雇用,並且在紐約大都會各大廣播電臺裡工作。在那工作裡,他成了有名的點子王。他自己寫劇本、自己製作、導演自己的節目。Dave與很多廣播界的名人一同工作,有一年,他的節目Hobby Lobby Show在加州取代了Jack Benny的秀。他寫了很多Kate Smith秀的劇本,並且與所有的知名廣告廠商合作。
有很多的秀裡頭,人們會做些慈善演出,Dave也不例外,他常常聚合他的朋友們一同在一場秀裡頭表演。在1948年,他安排了同樣的的節目,在那場秀開始之前幾天,他被通知說表演團體無法及時回到城裡來表演,而Elman當時又箭在弦上,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找到另一個團體來擔綱表演,他要怎麼辦呢?他要如何在這幾個小時裡頭愉樂聽眾呢?他把腦筋動到了他已經好幾年沒做過的催眠秀上。他的表演非常成功,並且後來他被一群醫生們要求教導他們有關催眠的知識。很顯然的,那群醫生們之前已經上過了催眠課,但是他們在操作上總是面臨到失敗。Dave同意去幫他們上課,那個群體裡有二十位醫生。當那堂課程結束之後,那群醫生又找來了二十位醫生來準備上另外一堂課,就這樣愈來愈多醫生們來跟他學習。
Dave面臨了一項困難的決擇,他喜愛他電臺的工作,但他也想要教授催眠。這必須選擇其一才行。他後來放棄了電臺的工作,選擇了在紐約、紐澤西等地方只教導內科醫生及牙科醫生們催眠。然而,不久之後他就接到來自各地的醫生們的電話邀請他到他們的城市去教導他們催眠,那些醫生們同意組成一個團體來上課。從此開啟了他在這個國家教導催眠的職業生涯。
因應學生們的要求,Dave將他的課程錄音下來,並且記錄下來成了現在知名的一本書『在催眠裡的發現(Finding in Hypnosis)』的內容。(在他過世之後,Pauline持續擁有這本書一陣子,後來這本書轉到了Nash出版社,這家出版社將書名改成了『催眠裡的發掘(Explorations in Hypnosis)。這就是現在Westwood出版社所發行的『催眠治療(Hypnotherapy)』這本書』。醫生們在上過課之後也持續參考這份教材,並且不斷的在做。每天都有來自各地的醫生們打電話來尋求催眠上的指導,成了他每天的例行事務。有很多他的學生們之前從同行之間學習催眠,但都學習得不足。和今天一樣,那時有很多醫生們認為催眠是他們領域的技術,堅持不應該由『外行人』來教導他們催眠,Dave Elman被認為是那種外行人。然而,Dave持續的教導催眠,並且贏得了尊重與讚美。在我個人的記錄裡頭,我感覺到很幸運,因為我不是一位醫生,他特別讓我感覺到很好的親和感,他的很多個人的教導讓我受益匪淺。
我所寫的這些事蹟已經有很多人知道了,我在一開始提到的,會說一些Dave Elman事蹟裡頭比較詭譎也是各位沒聽過的事情。幾年過去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已成為歷史,在那時密不可宣的事件,現在都可以拿出來說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早期的時候,Dave在紐約有一間辦公室,他的私人辦公室是那屋子裡的主房間,他的太太Pauline待在隔壁的房間裡。有一天下午大約三四點的時候,Dave正在仔細閱讀Pauline為他準備的資料,那時,Pauline凝視著窗外,被這著名城市的高樓深深吸引著目光。她的視線被某個事物給吸引住,她以為也許是有個小孩子在飯店窗戶邊玩遊戲。她看到的景象是,在飯店窗戶邊有燈光閃爍著,持續了幾秒鐘,不斷的亮燈、熄燈。她要她的先生注意那景象,Dave在觀察了幾分鐘後說:『那不是小孩子在玩遊戲….那是有人在做信號!我在懷疑那信號的意義….代表著一種訊息….我敢打賭那是傳送給海岸邊潛水艇的信號。不信的話,我們查查看!』。也許他的判斷是錯的,為了保險起見,Dave打電會給FBI。在幾分鐘後一位探員就來了,單獨詢問Dave一些問題,之後就與Dave一同離該那裡。當Dave返回辦公室後,他不願跟Pauline說明任何的細節事情,但他要她不要去跟別人提起此事。隔天,Dave接到來自FBI的電話,他們已經在他們對面大樓裡逮捕了一些納粹黨份子,這些納粹份子接獲信號要攻擊我方船艦。在戰爭期間,這個事件的後續是FBI要求Dave為他們做一些事情。他為FBI做了很多事情,但有些事情都沒有讓他太太知道。他很清楚的表示出這是他應該要做的,並且他太太也瞭解這情況。
在那時候,Elman有一個廣播節目叫做Hobby Lobby Show,而FBI也已經知道納粹份子正計劃利用這個節目來獲取他們的間諜的資訊。那個計劃是寄送他們嗜好的的詳細資料給節目,期待會上節目,接著當他們可以談論自己的嗜好時,他們就可以將資訊傳送給期他納粹份子知道。在那些日子裡,Dave非常的忙碌,他每天平均會接到1000封信及電話。然而,他不可能接每一通電話及閱讀每一封個人信件,這成了Pauline的責任工作,她過濾所有電話,並且掌握所有的信件,並且將一些他覺得有意思的信件才拿給Dave。她審核所有送來的嗜好申請文件,去除掉那些沒有價值的資料,並且保留那些有價值的,那些有價值的資料才會拿給Dave、廣告商及贊助商。
偶爾,聽眾會打電話來談論他們的嗜好,如果Pauline認為內容是有價值的,她會派一位節目調查員去做訪問。有時候FBI會給Dave一份嫌疑人員名單,而這嗜好訪問就被用來引出更多其他的資訊。他會把一些聽眾的申請拿給FBI去獲取相關的訊息。有一天,有一通電話打來,堅持要直接與Dave談話,對方說:『把我的名字說出無妨,我知道他正,我知道你是Elman太太,他會接這通電話的。』,當Pauline告訴Dave打這通電話人的名字時,她很驚訝的聽到他叫了出來:『天啊,把他接過來….把門關起來!』,幾分鐘後,Dave跑出了他的辦公室叫著說:『如果我在六點還沒有回來,不要擔心,我晚一點會回家的。』,當天他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Pauline是一位傳統的太太兼母親,她當然很擔心。當Dave回家後,她變得很忿怒。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不喜歡神秘電話之後伴隨著突然失蹤的事情。為了安撫他的太太,Dave私下跟她解釋發生了什麼事。事實上,他說他對FBI提到她總有一天會受不了這些神秘事件的,而且一定會對他問東問西的。所以FBI同意可以告訴她這些事情,並且把Dave所收到的人員名單也給她太太知道,而她也要保秘這些名單,就這樣他們兩個人互相合作,而辦公室裡的其他人都不知道此事。
有一天晚上,Dave及Pauline面臨了真正的危難,當他們在晚上十一點,從播音室下班後開車回到家裡時,當他們開入私人車道時,Dave突然說:『快,快把妳的鑰匙拿出來,因為我急著要上廁所!』,當他們走到了家們前時,Pauline還慢吞吞的沒把鑰匙準備好,Dave很生氣的搶過她的皮包,但進門後他根本沒有衝到廁所去!她對於Dave的大叫以及推她感到很難過,一進門後他一下就變得很安靜很溫柔,他說:『我們到樓上去,離那些窗子遠一點,我會解釋給妳聽的。』。他所說的事情讓Pauline感到很驚恐,他們碰上了危及生命的事情,尤其是他們的小孩,因此Elman一家人從那以後就不住在家裡頭。因為在他還沒離開播音室之前,FBI就通知他說有人計劃要在那晚殺掉Elman全家。FBI派了武裝探員駐紮在他家附近,他家佔地31/2英畝有很多的樹,是殺手很好隱藏的地方。那就是為什麼Dave要那麼快衝進門的原因了。
從那晚起,雖然Elman的小孩們不知道此事,但FBI在家裡頭、學校、遊戲的地方保護著他們,這些發生在Elman家的事件都是起因於Pauline看到了那閃爍的燈光,以及Dave志願竭盡所能的要去幫這個忙。
這是Dave Elman另一面鮮為人知的故事,大部份被熟知的是他在催眠領域裡的著越貢獻,這一篇短文並沒有辦法全然表現他的仁慈本性、他的與生俱來的勇氣、以及他對追求真理的執著信念。
Dave Elman真的是一位無私且謙虛的偉大人物。
回上一頁
心韻催眠訓練中心 - 版權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 建議以 1024 x 768 Pixel , IE 5.5 + 版本為最佳瀏覽方式